首页 | 部门职责 | 工作简讯 | 高教动态 | 政策法规 | 校本研究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专家之声
· 大数据时代大学排名对院校决策...
· 排名、声誉及大学应有的反应
· 朱永新:拥抱“互联网+”时代的...
· 储朝晖:“互联网+教育”还是“...
· 储常连:地方本科高校转型七问
· 钟秉林:加强科学谋划 提高教育...
· 瞿振元:新建本科院校走出中国...
· 王洪才:大学创新教学的核心理念
· 张大良:以五大发展新理念引领...
· 袁贵仁讲高校如何转型
 
  专家之声    
排名、声誉及大学应有的反应
2017-04-17 11:36   审核人:   (点击: )

王连森 王秀成

伴随着教育的民主化、国际化和一定程度的市场化浪潮,大学正被裹挟着卷入各种排名漩涡中——“由于大学排行榜应对了建立外部基准、易获取性和可比性的需要,成为全球社会无法忽视的一种高等教育评价模式,国家和大学都被置于测量、量化和比较之下。”在众多或世界或本国、或综合或单项的排行榜前,大学应摆出怎样的姿态——是消极回避,还是积极面对?

一、排名与声誉的循环互动关系

大学排名与大学声誉的基本关系如图1所示。排行榜对大学的排名部分依据于大学声誉。排行榜公布后,会对大学声誉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办学实力的提升,最终波及到大学在下一次或其他排行榜上的排名。“排名”与“声誉”,就这样在排行榜之间循环互动着。

                                             

1 排名与声誉的循环互动

1.大学排名部分地依据于大学声誉

纵观各类各年度的世界或本国的大学排行榜,其排名主要依据的是大学在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等方面的一些客观性的“实力”指标,但也会部分地依据某些主观性的“声誉”指标。

以“《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世界大学排行榜”为例。它的2009年度排行榜就设置了“声誉”调查这样的主观指标,包括“同行评价”和“雇主评价”两部分,分别占40%和10%。2010-2011年度排行榜,尽管指标作了大幅调整,但声誉调查指标仍占34.5%。其中,与教学相关的声誉调查(测量“感知到的教学声誉”)占15%,与研究相关的声誉调查(测量“感知到的研究声誉”)占19.5%。

尽管有的大学排行榜并不直接设置类似的声誉调查指标,但某些指标却蕴含着“声誉”成分。譬如文后将作为实例重点介绍的“世界大学网络计量排名(WRWU)”所设置的占比50%的“影响力”(impact)指标,以“虚拟票选”的方式评估大学学术表现,计入该大学网域从第三方接入的外部链接,这些链接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大学的声誉。因为,只有声誉好的大学,其网域才能得到更大数量的外部链接,声誉越高,链接越多。

值得一提的是,《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已于2012年开始发布“全球大学声誉排行榜”(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Reputation Rankings),榜单排名是根据这些大学的教学与研究水平在全球资深学者心目中的地位制定的。这是第一个完全根据大学的声誉所做的排行榜。

2.大学排名影响大学声誉

声誉理论认为:信息在各个利益相关者之间交换、传播,形成声誉信息流、声誉信息系统及声誉信息网络。声誉正是基于这些流动的信息形成的。大学声誉正是社会公众对大学信息认知的结果,大学信息经编码、扩散,最终在人们的思维空间中收敛成一个能够完整代表大学的有较高清晰度的信号的过程,如图2所示。

图2 大学声誉的形成过程

由图2可见,大学声誉的形成过程由起始环节(信息的编码)、中间环节(信息的扩散)、最终环节(信息的收敛)构成。对照这一过程,可以发现,大学排行榜上展示的大学位次及具体的指标得分,实质上就是对大学信息的一种“编码”。这种“编码”信息会通过排行榜自身所在的报纸或网站,并经由其他报纸、网络、电视等媒介以及口耳相传,广泛扩散,最终连同其他渠道上的“编码”信息,收敛于人们的脑海中,形成“对该大学的较为一致的概括性的评价”,即“大学声誉”。

3.大学声誉影响“下次”或“他榜”大学排名

“声誉在市场中可以作为一种明确的信号,影响社会公众对大学的态度和行为。良好的声誉总是能吸引社会的注意力与兴趣,显示出不可比拟的‘磁性’与‘共振’效应,能为大学吸引更多的办学资源、更优质的人才与师资,引导社会资源的有效配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编辑菲尔·巴提也说过:在当今竞争激烈的世界教育市场,声誉好的大学才能吸引到最优秀的教授、最具天赋的学生,并吸引到研究伙伴及商业合同。反之,声誉不佳,则会导致物力资源和人力资源的相对匮乏。资源的丰腴与否,会直接关系到大学发展的动力和后劲,进而影响大学办学实力的提升,最终影响大学在下一次或其他排行榜上的排名。

不仅如此,大学声誉对大学排名的影响,还会在以后(下一次或其他排行榜)针对部分人群的“声誉调查”中,或通过某些蕴含“声誉”的评价指标较为直接地显示出来。

二、大学对排名应有的反应

1.高度重视

以上分析已充分表明,排名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学以往的声誉,还会影响今后的声誉,进而影响办学实力提升以及后面的声誉评价,最终影响新的排名;而新的排名,还会导致这样的连锁反应,从而构成一个“排名”与“声誉”互动的新的循环。若仔细分析,还会发现,在每一个这样的循环中,从表面上看,“排名”与“声誉”的互动似乎是外在于大学发展的,但本质上却隐含着“排名→声誉→资源→实力”这样的链条,为大学发展注入或“正”或“负”的能量。

不仅如此,大学排行榜还日渐作为政策工具,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在与教育相关的决策分析和政策行动上。许多国家依据排行榜实施精英大学计划,其他与大学相关的许多政策也受到排行榜的影响。例如,美国一项研究成果显示,大学在排行榜中的位置与国家对每个学生的资助存在紧密的相关性。马其顿法律规定:自动认可世界前500名的大学的质量;蒙古、卡塔尔、哈萨克斯坦重点资助那些在世界排名靠前的大学求学的学生;荷兰移民法给予那些来自世界前150名大学的外国人任职资格优先权;新加坡只允许世界前100名的大学与本地教育机构合作。这些由大学排行榜引发并根据它所制定的政策,无疑会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大学的发展。

鉴于大学排名在声誉进而资源以及政策(不限于这两个方面)之于大学发展的重

要影响,为保持稳定、健康和持续发展,大学必须对排行榜,特别是对那些权威性强、扩散面广的排行榜上的本校排名予以高度重视。

2.认真研判

“高度重视”体现在对各排行榜的关注和跟踪,特别是研究和明辨。必须通过认真、仔细的调查、分析,辨明、回答两个问题:(1)“这是一个怎样的排行榜?”——权威与否?(2)“它对我校的排名适当吗?”——名符其实,还是名不符实?这两个问题,又可细分为以下四个小的问题:①此排行榜的指向如何?——是对大学的综合性(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评价,还是专门针对某方面(例如科研)的评价?排名的宗旨和目的是什么?面向从而服务于哪类群体?等等。②它科学吗?——依据哪些指标,指标的权重是如何分配的?依据这些指标,如此分配权重,合理吗?等等。③它严谨吗?——数据是如何采集到的?计算是否准确?我校的排名符合实际情况吗,其他学校又如何?等等。④它的影响力怎样?——自何年开始发布?发布周期?传播面大小?社会认可度如何?等等。凡科学性高、严谨性强、影响力大的排行榜,就可定为“权威”排行榜;反之,科学性低、严谨性弱、影响力小的排行榜,就应定为“非权威”排行榜。通过以上问题的探究,辨明情况:①该榜“权威”,对本校评价“名符其实”。②该榜“非权威”,对本校评价“名符其实”。③该榜“权威”,对本校评价“名不符实”。④该榜“非权威”,对本校评价“名不符实”。

3.迅速应对

在辨明情况后,应随即采取相应的态度和行动,如表1所示。

表1 大学对排名的态度和行动

在情况①下,大学应对排名采取“认可”的态度。行动上,一方面,在学校内部发布排名信息,让师生员工知晓本校与其他高校相比所处的位置,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另一方面,根据具体的名次,可考虑是否有必要对外宣传以及如何宣传。在情况②下,大学应对排名采取“基本认可”的态度。但鉴于该榜的权威性不足,不必采取有关行动。在情况③下,大学应对排名采取“基本不认可”的态度。行动上,若名次偏高,则应保持低调,切勿大肆宣传;若名次偏低,则必须与排行榜背后的组织进行交涉,以正视听,避免声誉受损。在情况④下,大学应对排名采取“不认可”的态度,不予理会,但若名次偏低,还是应该考虑是否有必要与排行榜背后的组织进行交涉。

三、实例分析

1.“世界大学网络计量排名”推出新榜

“世界大学网络计量排名”(WRWU),是由西班牙最大的公共研究组织——西班牙国家科学研究理事会(CSIS)网络计量实验室(Cyber metrics Lab)发起的。自2004年起,每年1月及7月,该实验室都会发布“世界大学网络计量排名”。2013年1月,该实验室推出最新排行榜。其中,中国大学的网络计量排名如表2所示(限于篇幅,仅列出前20名)。

此评价体系,基于网络计量表现出很强的精准性和动态性,同时以学术影响力为主体,兼顾综合办学影响力,反应出对大学办学内在规律的准确把握和对办学社会效应的积极提倡。同其它评价体系相比,该排行榜在手段上有一定相似性进而表现出结果上的一致性,其特色亦十分鲜明。譬如,看本次排行结果,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及浙江大学等一流高校依然位列前茅;山东大学的位次却跃升至中国第3名,世界第90名,成为该榜的一大“亮点”;另一“亮点”是宁波大学,位居中国第17名。

表2 2013年1月“世界大学网络计量排名”(中国大陆)

2.大学应有的反应:分析及建议

鉴于排名对于声誉以及政策进而对大学实力提升的重要影响,大学应对此排名予以高度重视,在认真研判的基础上采取适当的态度和行动。

第一,影响力分析。WRWU具有官方背景,属世界五大著名大学排行榜之一。

其覆盖范围大,包涵了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大学,涉及全球21250所大学。并且一年两次发布榜单,会带来更多人群、更为频繁的关注。

第二,科学性分析。通过仔细研究,可以发现WRWU关注的是各大学“学术活动及其成果的电子化与网络传播”,如图3所示。它测量的不仅是各大学的“学术实力”,还有其“网络表现”(电子出版物、网页及外部链接等)。该排行榜采用四项指标对其测量:(1)“影响力”,权重为1/2,计入该大学网络域名从第三方接收的所有外部链接。(2)“存在性”,权重为1/6,计入该大学所有网域范围内(包括所有子域及目录范围)的所有网页总量。(3)“开放性”,权重为1/6,计入已出版、按Google Scholar可搜出的专用网站上多种格式文件的数量。(4)“卓越性”,权重为1/6,计入在高影响力国际期刊上刊登的学术论文数量。这四项指标能够很好地实现上述内容的测量,权重分配也合理。

第三,严谨性分析。该排名利用有力的文献计量学工具,能够可靠地计算数千或数万的指令和数据。

图3 WRWU的测量内容

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分析,可以判明“世界大学网络计量排名”(WRWU)的科学性较高、严谨性较强、影响力较大,属“权威”排行榜。

接下来,各大学应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名实相符的分析。之后,根据是否相符,采取相应的态度和行动。以山东大学为例。近几年,山东大学以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坚持“内涵发展”、“质量发展”及“特色发展”,坚持“学术立校”、“人才强校”及“特色兴校”,学术活动十分活跃,学术成果丰硕,数字化校园建设也卓有成效。该榜对山东大学在“学术活动及其成果的电子化与网络传播”的评价——“存在性”排世界第80名,“影响力”排世界第83名,“开放性”排世界第222名,“卓越性”排世界第315名(具体数字见表2内容)。由此可以判明该榜对该校的评价是名符其实的。

基于以上判断,山东大学对此排名应持认可态度。建议该校采取行动:其一,内部周知,对外宣传。因名列前茅,通过“周知”,可以激发师生员工的自豪感和自信心;通过“宣传”,可以进一步提高学校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当然,“周知”与“宣传”时,还是应在口气、措辞上注意掌握分寸,做到拿捏有度,特别要注意以下几点:(1)这次排名跃升幅度很大,应考虑到社会各界一时间的接受程度。(2)“中国第三”的位置,还是有些“扎眼”的,应考虑到兄弟高校的感受。(3)这只是一个视角独特的非综合性排行榜,且是“规模依赖型”的(学校规模越大,网页数量及学术成果总量往往越大,从而排名就容易靠前);有学者通过专门研究,已发现“传统方法的大学综合排名和网络指标体系下的大学排名相关性并不高”,因此,切不可盲目乐观、沾沾自喜。其二,对照指标,修炼内功。WRWU的宗旨是“促进各大学与研究机构的学术知识与资料在网络上的公开出版”,以“让世界各地,特别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分享网络上的学术成果。因为网络具有开放性,有着更大的潜在读者群,而且网络出版的成本更低”。可见其指向符合时代潮流,并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秉承“为天下储人材,为国家图富强”办学宗旨,中国大学应以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为办学目标。跟随这一潮流,实施开放性和国际化办学,蓬勃开展学术活动,并促进学术成果的电子化、网络化,增进知识公开程度和可获取性,以担负起“对电子期刊、科学研究成果与研究活动之国际化的学术责任”。

来源:《高教发展与评估》,作者王连森工作单位:山东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作者王秀成工作单位:云南师范大学发展研究中心。

关闭窗口
教育部 | 河南省教育厅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 应用技术大学(学院)联盟 | 河南大学发展规划处 | 河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所 | 合肥学院发展规划处

新乡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金穗大道191号
电话:0373-3682899  邮编:453000